这款50.6兆的小游戏却掺入了恐怖的政治私货

当我醒来后,我发现自己身处一间阴冷干燥的地牢中,唯一能够看见的是一部不属于我的Iphone手机。铃声响起,我接起这通来自号码4885的电话,一个神秘的男人告诉我这部手机的主人是一名极为危险的恐怖分子,而我现在正在执行一项涉及到国家安全的任务。如果我能够从这台手机中得到足够多的信息,我就能重获自由。首先,我需要破解开机密码……

作为解谜游戏,Replica的呈现方式颇具新意。在整个游戏过程中,玩家面对的不再是神秘的遗迹或是锁上的房间,而是Iphone的手机屏幕,通过IOS系统找到前主人留下的讯息,才能逃出生天。

如果只是这样,Replica算不上出色。这款仅仅由两名韩国开发者制作的独立游戏缺点显而易见:谜题难度不高,而且即使作为一款售价15元的小游戏,流程依然过于短促了。然而,真正让Replica引起讨论的,是它独特的题材:以斯诺登事件为原型,作者设定了一个麦卡锡主义盛行的架空美国,普通人在网络上的一举一动都收到要严密的监视,异见者被视作“对国家安全造成威胁”的恐怖分子投入监狱。

更让人意外的,是反乌托邦元素在这部作品中的出色运用。监禁、告发、虐待、思维掌控……欣赏过《1984》、《V字仇杀队》、《发条橙》这些作品的玩家,一定会在游玩过程中感到似曾相识。而在隐藏结局中,作者甚至埋下了《美丽新世界》的伏笔,却未能充分地呈现出来——而这正是笔者试图在这篇文章中探讨的。

信息时代的极权社会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这款50.6兆的小游戏却掺入了恐怖的政治私货